【话题】居然还有库里不擅长的三分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11:56

  还记得勇士做客俄克拉荷马时,库里半场的惊天一扔么?除了这位划时代的射手,联盟还没有第二位敢将半场远投当做常规武器的球员。但好像最近也不太灵了...

  那信手一扔的风情

  文|体坛周报记者 罗珂

  作为NBA历史上最伟大的三分手,毫不夸张地说,斯蒂芬·库里甚至比其他神投手都高出至少一个档次。但在2016-17赛季,尽管不是他发挥最出色的一季,但在某项三分榜单里居然排名倒数第一,你相信吗?

  

  2015-16赛季库里超远三分绝杀雷霆。

  让库里“颜面扫地”的,是这样一项数据:2016-17赛季常规赛,在比赛前三节最后10秒时间里,距离篮筐47-90英尺的超远三分,库里是所有投进过球的球员里,命中率最低的一个(详见下面表格)。

  

  

  

  注:数据取自2016-17赛季常规赛,在比赛前三节最后10秒时间里,距离篮筐47-90英尺的投篮。

  这些进了也是靠蒙的投篮是球员日常训练的项目之一么?这些大概率不进的出手会拉低命中率,球员们在乎么?为什么大个子更喜欢出手远距离投篮,是教练的刻意安排么?

  那信手一扔的背后有很多值得品味的球场潜规则。

  哪怕是治军最严厉的NBA主帅,也不会对球员下达命令,“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出手”或者“你绝对不能出手”。灰熊助理教练鲍勃·本德说:“我此前从事的每一份工作,都需要研究赛季里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而这个问题从来都不是要优先考虑的。”

  有时候,进一个运气球确实可以改变比赛的走势。2016年2月灰熊主场对森林狼,第三节还剩不到3秒,森林狼进攻未果,灰熊后卫文斯·卡特在本方半场底线附近拿到球,同时看了一眼远端篮架上方的计时器。在确认好剩余时间后,卡特运了一下球,然后迈开大步,运足力气双手将球推出,哨响球进,帮助本队将落后分数缩小到5分——事后有人测算,卡特的出手点距离篮筐足足有73英尺!最终灰熊借此东风成功逆转,以109比104赢下比赛。

  

  卡特的后场压哨三分。

  灰熊控卫康利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卡特改变了这场比赛的走势。”这不是卡特第一次投进距篮筐40英尺以外的投篮,当年在魔术打球的时候,他和德怀特·霍华德坐在地上比投篮,还曾经投进了一个距篮筐86英尺的球,把现场所有人都镇住了。这样的投篮,可不是教练悉心教导就能教会的。

  

  

  

  卡特的坐地三分以及两次经典的超远三分绝杀。

  从1983年在杜克大学当助教开始,本德已经有35年教练经验,给名帅老K教练做助手,也曾经执教过伊利诺伊大学和华盛顿大学,还先后在76人、老鹰、雄鹿、篮网和灰熊五支NBA球队工作。

  即便如此,他也没经历过多少次这种情况:NCAA比赛分上下半场,所以每场只有1次这样的机会;NBA比赛分四节,满打满算每场也就是3次机会。如果是半场甚至更远的出手,命中率更是可以忽略不计。时间就是金钱,无论NCAA还是NBA教练都不会做这种低性价比的工作。

  近几个赛季,能够和卡特“乾坤一掷”媲美的,也只有活塞中锋德拉蒙德那记天外飞仙式进球了。自2012年进入联盟,德拉蒙德迄今在三分线外出手25次,只进了5个球。德拉蒙德说,自己印象最深的一个进球,发生在2015年12月对凯尔特人的比赛:第二节还剩4秒,他收下后场篮板,转身开始运球推进。仅仅迈了4步就来到了半场附近,然后将球从凯尔特人后卫小托马斯头顶投了出去。一道美妙的弧线,球空心入网,比分从52平变成了55比52。而最终比赛结果是活塞119比116主场力克强敌,不多不少就赢了3分。

  

  德拉蒙德投中超远三分,湖人主场球迷反戈。

  尽管已过去两年多,德拉蒙德回忆起来仍感到很过瘾:“我所有动作都进行得行云流水,感觉自己就像个擅长运球投篮的球员。”身高2.11米,体重达127公斤的德拉蒙德,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最多的,是空接暴扣、背身强打、近筐勾手。即便本赛季他的罚球命中率大幅提升,达到了62.7%,但这并不代表他练成了一手远投功夫。可有意思的是,德拉蒙德迄今投进的5个三分球里,有3个是在中线附近甚至本方半场投中的。

  

  德拉蒙德对阵猛龙投中超远三分。

  “我就是觉得这种球很有意思,我对自己很有信心,坚信能够投进这样的球。”德拉蒙德说,他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投进这种球的时刻,尽管那场比赛的对手平平无奇。那是高中联赛的一场比赛,德拉蒙德在中圈附近出手命中。“当时我年龄还小,但那俨然就是我人生中最伟大的时刻。”

  不过,并非所有球员都乐意赌这一把。你能够很明显看出,有些人在面对这样的局面时,会选择把球留在手中直到时间走完。“在大部分球员意识里,技术统计还是很重要的,他们很清楚这点。”本德教练坦言。

  今年1月湖人轻取国王的比赛后,卢克·沃顿曾说道,凯尔·库兹马应该把球投出去从而避免在最后时刻出现24秒违例的失误。库兹马则承认,他不想因此导致自己的命中率下降。

  

  库兹马还有很多潜规则要学。

  当然,新秀还是经验不够丰富,NBA老江湖们有更加聪明的做法。一些球员虽然表现得很主动要球,但出手时总是已到时。投篮无效,数据也就不受影响。“这是一种独门手法,是故意在哨响后才出手的。”弗雷泽说,“当我发觉自己无法创造出好的投篮机会,我也不止一次这么干。”

  

  库里17赛季这记超时超远三分是“故意”的么?

  对于弗雷泽这样的角色球员,漂亮的技术统计表意义非凡,他很可能会因此得到下一份合同。虽然如今数据分析已经非常流行,这些不得已而为之的投篮都可以被发掘整理出来,但NBA教练组或者技术人员,会对一名处于轮换阵容边缘的球员如此上心吗?

  

  巴蒂尔被称为没有华丽数据的全明星球员。

  在这方面,NBA数据分析的先驱者,火箭总经理莫雷,再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前面。刚来火箭时,巴蒂尔也会玩这样的小把戏,在哨响后再将球投出去;但莫雷特别提醒他,不用为这样的事情而分心。“我告诉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你在哨响前投篮不中,我也不会将其列入技术统计的。”莫雷对刘易斯说,“他也很聪明地按照我说的做了。但以后效力其他球队时,他可能就不会用同样方式处理这类球。”

  

  吉布森单臂18米超远三分。

  10年过去了,问题仍然没有彻底解决,这个过于冷门的细节,仍然会被教练们有意无意忽视。于是,NBA球员们仍然会纠结于此;而像德拉蒙德这样不拘泥于小节,不在乎远投命中率的大个子,往往热衷扔这些超远三分。麦克德莫特也说,正是因为不在乎技术统计受到影响,大个子们才会乐于玩这种心跳。他以前队友吉布森为例:“他对这种事简直是朝思暮想,整个球场任何位置,他都会练习出手投篮,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投进这种球一样。”

  实习编辑|姚明男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