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德国大选选择党异军突起 得票结果给股市拉响警报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全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27 17:02

  (原标题:德媒:德国大选选择党异军突起 得票结果给股市拉响警报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参考消息网9月28日报道 德媒称,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之后,接下来是艰难的组阁谈判。眼下这个欧洲最大的经济体也面临着尚不明确的政治力量的出现。这对于股市高位来说可能是太过分了。 

  据德国《经理人杂志》网站9月25日报道,继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今年德国联邦议院大选的结果再次令人震惊。如果说社会民主党的得票率大幅下跌不算完全意外的话,那么联盟党的衰败以及德国选择党的实力却让人惊讶。不过没过多久,人们开始尝试着恢复正常。毕竟安格拉.默克尔仍将连任联邦总理。也许一切都照旧?

  那将是致命的。政治停摆和自我满足--这主要归功于欧洲央行的利率政策--不能再持续下去了。因此,联邦议院选举结果的出炉也就是德国的特朗普瞬间。

  除了当前的社会挑战外,关于德国经济未来能力的问题也越来越浮出水面。在中国,每年新培训的工程师的数量相当于德国工程师的总数。在硅谷和以色列,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它们非常聪明地通过创新的数字化战略向传统的德国部门发起挑战。

  报道称,尽管电动车在当前生态环境下无法对抗内燃发动机,但是随着大众柴油车尾气丑闻的曝光,德国经济的最重要部门之一受到普遍质疑。

  对于上述问题,迄今为止的任何执政联盟都未给出答案。在竞选过程中也没有提出任何解决方案。相反,大家似乎都把目光集中在一个党身上,就像兔子在蛇面前一样。德国选择党约13%的得票率所发出的信号,不像是一个面向世界的出口国家发出的。

  然而,人们也不应过高估计德国选择党取得的这一选举成绩,因为即使在不利的条件下,德国经济仍有能力表现优异。但是,近年来的政治停摆使得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就此而言,德国进一步失去竞争力,特别是与中国相比。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德国选择党宣传海报。德国选择党在本次德国大选中获得12.6%的选票,将第一次进入德国联邦议院,并成为第三大党。 

  【延伸阅读】德媒揭秘:崛起的右翼——你不知道的德国选择党

  参考消息网9月25日报道 德媒称,德国选择党毫无疑问是2017年联邦大选的最大赢家,首次进入联邦议院便成为第三大党,该党是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主要反对者。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9月25日报道,2013年初创时,德国选择党的主要诉求是反对援助陷入债务危机的欧盟成员国,比如希腊,但此后逐渐转变成一个反移民政党。贝塔斯曼基金会最近进行的研究显示,反移民是该党获得最大响应的议题。

  德国选择党坚决反对默克尔接纳难民的政策,尤其排斥来自阿拉伯地区的难民。德国选择党希望修改宪法,限制难民申请者的权利并立即遣返全部申请被拒者,无论其原籍国是否安全。该党还呼吁将外籍犯罪者送到国外服刑,年满12岁的外国人触犯某些法律可以被视为成年人判刑。

  德国选择党希望关闭欧盟外部边境,在德国边境设立严格的身份检查,并在国外设立收容所,以起到预先阻止移民进入德国的目的。虽然名义上德国选择党也赞成类似加拿大的有针对性移民政策,但该党首席候选人威德尔曾表示,希望在德国达到"移民负增长"的目标。德国选择党还表示德国已经被"伊斯兰化",并试图扮演基督教传统价值捍卫者的角色。

  外界普遍认为,德国选择党内部存在"温和派"和"极右派"的斗争,后者带有种族主义背景。该党最为知名的代表人物是来自"温和派"的党主席佩特里,但近来她在党内有被边缘化的迹象。

  该党参与本次大选的两位首席候选人颇具代表性。76岁的高兰德来自"极右派",这位律师和记者曾是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党员,党龄长达40年。38岁的经济学者威德尔是"温和派"代表,她部分时间与自己的同性伴侣和两个孩子生活在瑞士。

  2016年难民危机仍在高潮时,德国选择党在一些地方选举中得票率超过20%,但在今年的萨尔州和北威州选举中,该党的支持率仅在10%左右。不过,这一回落可能主要因为这两州都位于德国西部,而不是德国选择党的主要基地-前东德地区。2017年的大选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德国选择党得票率高达13%左右,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报道称,德国选择党经常被指责采取一种辩论战术:首先由"极右派"成员用攻击性语言打破社会禁忌话题,然后由"温和派"出来收场。尤其是高兰德以挑衅性言论著称,比如声称德国政府移民及融入专员厄兹古茨--一位出生在汉堡的土耳其后裔应该被"放逐"到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地区,他还曾表示德国应该为德军士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感到自豪。而威德尔则经常扮演"理性的声音",比如在第一个例子中,她表示反对高兰德的措辞,但可以理解他的感受,而威德尔本人也因为在一封遭到泄露的邮件中涉嫌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而遭到批评。高兰德曾经因为涉嫌煽动暴力而被告到警局,不过这些言论可能主要是用来巩固德国选择党在极右翼阵营中的支持度。

  报道称,作为一个新生的政治现象,目前在如何定性德国选择党的问题上还没有定论。该党目前拥有党员2.3万多名,诉求对象既包括极右阵营成员,也包括那些对现状不满的选民或此前从未参加选举的民众,一些专家曾将这一现象称为"中间阵营的极端化"。研究显示,德国各传统党派中都有选民转而支持德国选择党。

  一些评论人士认为,德国选择党的崛起是全球民粹主义大潮的一部分,正如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所显示的那样。

  德国选择党官方网站称,该党支持直接民主、分权制衡以及法治原则。但批评者认为,该党成立迄今并不算很长的时间里,一再发生部分成员推行新纳粹思想和使用新纳粹语言的事情,比如该党图林根州领导人霍克曾在德累斯顿一次发言时多次提及隐藏或带有纳粹思想的内容。

  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与国家民主党(NPD)等极右翼政党的衰落在时间上有契合之处。但德国内政部依然认为,德国选择党并不算违宪团体,不用受到宪法保护局的持续监视。

  报道称,德国选择党还自诩为传统家庭模式的捍卫者。该党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等"替代"生活方式,尽管知名度很高首席候选人威德尔本人就是同性恋者。该党还主张采取一系列措施,增加国家对于传统模式家庭的财政支持,在这方面并不主张保守的财政政策。

  德国选择党常常在公众舆论中和反对移民运动Pegida(全称"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世界伊斯兰化")混淆,后者经常在德累斯顿举行示威活动。一方面,这两支力量之间毫无疑问存在一些政治观点上的重叠之处,也有一些共同的拥护者,但Pediga只是一个公民倡议运动,它不是一个政党,而德国选择党也始终对该运动保持戒心。2016年5月,德国选择党高层决定,该党党员不得出现在Pediga的集会活动上,反过来Pegida成员也不得加入德国选择党--尽管这一立场后来被该党右翼分支的推翻。

  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退欧阵营领袖法拉奇相似,德国选择党始终对于主流媒体表现出一定的敌意。德国选择党主张取消对公民征收的公法电台和电视台费用,而且记者一般都不被允许参加该党的活动。如果记者致电该党总部媒体部门电话质询,一般都只能听到答录机的声音"请稍候再拨打"。

  (2017-09-25 12:43:21)

  【延伸阅读】西媒:专家分析默克尔连任德国总理不会引发市场“巨震”

  参考消息网9月25日报道 西媒称,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在24日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胜毫无悬念,专家认为这个结果几乎不会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因为这个消息可以预见,并将增强当前经济形势。 

  据西班牙《发展》日报网站9月23日报道,虽然有些人认为债券和可变收益市场将出现小小变动,而欧元的汇率(目前维持在1欧元兑1.2美元左右)不会有太大浮动,因为它取决于欧洲央行继续推行的政策。

  分析人士伊格纳西奥.坎托斯指出,因为通货膨胀率低,利率在2019年之前不会有所浮动,因此债券利率将保持低下,欧元汇率不会超过1.25美元。

  另一位分析人士罗德里戈.加西亚认为,大选对市场的影响几乎感觉不到,默克尔的胜利不会对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和更多取决于企业绩效的德国股市产生影响。

  加西亚认为,默克尔会继续政府支出"紧缩和遏制"政策,以及有利于(鼓励投资和研发的)私人资本的措施。

  分析人士何塞.玛.巴列认为,默克尔的胜利意味着经济政策的延续,因此预计债券和股市不会产生大的变动,因为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和长期利率不会有变动。

  报道称,外国专家更关注选举结果对政治问题的影响。美国哥伦比亚天利投资公司欧洲地区可变收益业务负责人菲利普.迪肯斯认为,默克尔胜选将使欧洲远离民粹主义风险,驱散投资欧洲股市的恐惧情绪,因为德国今年企业收益将增长10%至15%。

  分析人士菲利普.福恩德兰认为,关键问题在于联合政府的构建情况,它将对整个欧洲和法德联盟产生影响。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9月2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基民盟总部庆祝初步计票结果领先。 (新华社) 

  (2017-09-25 12:31:48)

  【延伸阅读】英媒:德国大选“静悄悄” 外界哈欠连连

  参考消息网9月19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9月18日发表罗伯特.博世学会研究员菲利普.斯蒂芬斯的文章《德国大选:沉闷好于喧嚣,但并不够》称,德国大选的沉闷总比其他国家候选人互相谩骂抹黑好,但德国无法再逃避对本国国际角色的认真讨论。 

  文章称,德国很快就要进行大选投票了,除德国外整个世界都忍不住哈欠连连。本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来自社民党(SDP)的挑战者马丁.舒尔茨之间的电视辩论平和得令人震惊。不管默克尔和舒尔茨如何努力,他们也无法让气氛火热起来。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不是一条意识形态鸿沟,而只是一条小溪。

  文章称,中间立场的共识主义惹恼了很多局外人。你可以听到批评人士称,选民被剥夺了做出明确"选择"的权利。但1945年由战胜国制定的战后宪法不正是为了促进调和吗?无论如何,还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德国为何不愤怒。德国繁荣而稳定,而它所处的大陆近来与这两个词毫不沾边。欧元危机和移民危机已经得到了控制。你可以说,德国人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对现状基本满意。

  文章称,那些单纯喜欢热闹的人应该看看英国。眼下的英国政坛提供给选民两个选择,一个是执着于脱欧这项毁灭性事业的执政党,另一个是怀念苏联时代社会主义的极左翼反对党领导人。在保守党首相特雷莎.梅和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之间二选一,这个选择不会是任何人想要的。

  令默克尔与众不同的并不只是她的超长任期,而是她不加掩饰地支持开放自由的国际秩序。当其他人在特朗普胜选后竞相前往华盛顿向他效忠之际,默克尔故意坚持照自己的想法与这位新总统打交道。她坚持大西洋主义,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并不是无条件地坚持。

  文章称,稳定的德国是欧洲仅存的愿意捍卫战后秩序准则和制度的国家。特朗普坚持民族主义以及英国与欧盟分道扬镳,这两件事撕裂了西方。德国总理默克尔并未放弃。

  文章称,默克尔不是圣人。她考虑的是德国自己的利益。德国大大受益于基于规则的体系和经济全球化。德国历届政府都在美国的安全伞下得到庇护、并逃避了欧洲以外的国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商业和出口一直繁荣发展。默克尔似乎知道"搭便车"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她把重塑法德关系作为重中之重,并且增加了国防预算。但她只用最含糊的言语向选民谈起这些问题。

  文章称,德国选民并不希望、也不愿意德国在全球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沉闷是好的,尤其是跟谎言相比。但仅有沉闷是不够的。此次竞选所缺失的,正是有关德国无法再逃避其国际角色的认真讨论。

  (2017-09-19 00:38:01)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